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org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韩寒五年文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3章 三重门(13)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韩寒五年文集》 作者:韩寒

第13章 三重门(13)

  这首诗是林雨翔一气呵成一气喝成的,烈酒劣酒果然给人灵感。想到以后忙拿出来给Susan看。Susan拿出一个小手电,读完以后问:“你写的?”

  “不,徐志摩写的。”

  “我怎么没看见过?”

  “哦,好像是戴望舒或柳亚子写的,写得怎么样?”

  “太棒了!”

  林雨翔大悔,当初怎么就不说是自己写的,如今自己辛苦却给别人增彩,不值。

  Susan把诗还给林雨翔,问:“是不是说到感性了?”

  “嗯。”

  “我想到以前我的一个语文老师--是女的--她刚从师大毕业,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一个老师。她给我的印象很深,记得上第一节课时她说不鼓励我们看语文书,然后给我们讲高晓松--那个制作校园歌曲的。她第一节课给我们唱了《青春无悔》,说我们不要满足于考试之内的死的没用的东西,要在考试外充实自己,这样才能青春无悔。然后她推荐给我们惠特曼的书、小林多喜二的书,还有一本讲知识经济的,还有《数字化生存》,嗯--很多书,还带我们去图书馆。不过后来她调走了,因为我们班的语文在全年级里是最后一名,能力很高,成绩很差。后来校长说她不适宜做教师工作,教育手段与现在的素质教育不符,放纵学生不吃透课本,体会什么段意中心。她走的时候都委屈得哭了,说教育真的不行了,然后再给我们唱《青春无悔》。其实现在中国教育不好完全不是老师和学校的问题,是体制的问题。到现在我一听到《青春无悔》就会想起那位老师,真的。”

  林雨翔听得义愤填膺,恨不得跳下车跟开在最前面的凌志车里的教育局的人拼命。问:“那理性的人呢?”

  “嗯--理性的人会把《青春无悔》里每一句话作主谓语分析,然后出题目这个字加在这里好不好,删掉行不行。”

  “言之有理。那首叫《青春无悔》的是谁唱的?”

  “老狼和叶蓓,高晓松的词曲。”

  “唱给我听一听好吗?”

  “现在车上有些人在休息,不太好吧。我把歌词给你看,呶,在这儿。”

  林雨翔在飘摇的灯光下看歌词。词的确写得很棒:

  开始的开始 是我们唱歌

  最后的最后 是我们在走

  最心爱的你像是梦中的风景

  说梦醒后你会去 我相信

  不忧愁的脸 是我的少年

  不诚惶的眼等岁月改变

  最熟悉你我的街 已是人去夕阳斜

  人和人相互在街边道再见

  你说你青春无悔包括对我的爱恋

  你说岁月会改变相许终身的诺言

  你说亲爱的道声再见

  转过年轻的脸

  含笑的带泪的不变的眼

  是谁的声音 唱我们的歌

  是谁的琴弦撩我的心弦

  你走后依旧的街

  有着青春依旧的歌

  总是有人不断重演 我们的事

  都说是青春无悔包括所有的爱恋

  都还在纷纷说着相许终身的诺言

  都说亲爱的亲爱永远

  都是永远年轻的脸

  永远永远 不变的眼

  “好!写得好!不知曲子怎么样。”

  “曲也不错。你看这首,也很好听。”

  “是《模范情书》吧?‘我是你闲坐窗前的那棵橡树’,好比喻!”林雨翔暗想老狼真是不简单,摇身就从哺乳类动物变成植物。

  Susan把食指轻放在唇上说:“不要说话了,别人正在休息,你也睡一会儿吧。”

  林雨翔点点头,想Susan真是体贴别人。于是往靠背上一靠,轻闭上眼睛。林雨翔没有吃早饭,肚子奇饿,又不好意思拿出面包来啃。此时的夜就像面包一样诱人。Susan已经闭上了眼,和身旁那个像《聊斋志异》里跑出来的女生合盖一条小毯子,使得林雨翔的爱心无处奉献。

  此时林雨翔的饥饿仿佛教改的诺言,虚无缥缈摸也摸不着边。实在睡不着只好起身看夜景。这时林雨翔的心中突然掠过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偷看一眼身边的Susan,月光像面膜一般轻贴在她脸上,她的嘴角似乎还带着笑,几丝头发落在唇边,是歌词里那种“撩人心弦”的境界。

  林雨翔觉得受不了她表里如一的美丽,又扭头看另一边的窗外。

  可林雨翔觉得在车子上坐得并不安稳。徐匡迪就曾料到这一点,说“上海到,车子跳”,那么逆命题是出上海车子也要跳。这车正过一段不平之路,抖得很猛。然后灯火突然亮了许多,想必是要收费了。只听到后面“哗--咚”一声,林雨翔以为自己班的车子翻了,转头一看,大吃一惊,是一辆货物装得出奇多的货车。那卡车如有神助,竟把货堆得高大于长,如此负担重的车想来也是农村的。其实这种结构早有典故,一战时的英国坦克怕路上遇见大坑,所以背一捆木柴,好填坑平路。估计卡车司机也是怕路上猛出现大洞,才防患于未然。跳过不平路,巨响渐息。林雨翔再往后一看,叹服那卡车居然还体型完整,还有轮子有窗的。

  通往南京的路仿佛古时文人的仕途,坎坷不平。开了一段后又要停下来收费,司机口袋里的钱命中注定飘泊无家。

  然后导游给司机一包烟,要其提神。司机的手挣扎不已,说不要,但最终打不过导游的手,缓缓收下,塞一支在嘴里。一时车子里有了烟味,前面一些不知大自然力量的小子大开车窗,顿时一车人醒了大半,都骂着要关窗。

  林雨翔忙去送温暖,说:“你冷不冷,披我的衣服吧。”

  Susan摇头说不冷。

  这时车内一个女孩站起来倡议:“我们唱歌好不好?”

  “好!”

  “我先给大家唱一首《闪着泪光的决定》!”

  “好!”

  “献丑了!”

  说完那女孩扯开嗓子就唱。不过这社会上说话这么像那女孩一样讲信用的人已经不多见,说献丑果然献丑,调子走得七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唱着唱着她开始亢奋,手往旁边一挥。这一挥仿佛把音阶给扯平了,唱歌像说歌。

  一曲毕,林雨翔看看身边的Susan还健在否,然后说:“怎么这么难听。”

  “不要说人家,她也是为大家助兴嘛。哎,林雨翔,你饿不饿?”

  “还好。”

  “吃点东西吧,‘好丽友’什么的,我看你饿了。”

  林雨翔大惊,想“饿”这么抽象的东西居然能被Susan看出来,真是慧眼。此时Susan给他一块,林雨翔推辞一下忙收下了,感激涕零。只是在心爱的女孩面前吃东西似乎不雅,况且“好丽友”像小汉堡似的一块,更是无从下口,只好东咬一小块西咬一小块。突然想到一本书里写到女孩子最讨厌男的吃东西的两种方式,一种是“猫吃式”,东玩玩西舔舔,太文雅;另一种是“蛇吞式”,一口一个,饥不择食,石头也下咽,太粗暴,会给人以不安全感。况且毛主席教导我们“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于是林雨翔猛咬一口,不多不少,正好半个。

  Susan问他:“很饿啊?”

  林雨翔刚要开口,突然发现自己的食道志大量小,正塞得像麦加大朝拜时发生拥踏悲剧的清真寺门口,一时痛不欲生,憋出一个字:“不。”

  稍过一会儿食道终于不负口水的重负被打通,想这等东西真是容易噎人,还有剩下的半个要另眼看待小心应付。Susan又把硕果仅存的几个分给周围同学,还叫他们给老师带一个。林雨翔暗想Susan真是会摧残人民教师。不过今天的老师特别安静,一言不发,也不控制局势,想必因为教师虽是太阳底下最光荣的职业,不过到月夜底下就没戏了。难怪教师提倡学生看社会的光明面而不看阴暗面。生存环境决定一切嘛。

  然后引来周围的人在车上聚餐。虽然没有肴馔重叠的壮观,但也够去伊拉克换几吨石油回来。此时前座递来一个形状匪夷所思的东西,林雨翔拿着它不敢动口,Susan说:“吃啊,很好吃的。”林雨翔马上对那食品露出相见恨晚的脸色。

  此时Susan的旁座吃入佳境,动几下身子,一股粉尘平地升仙。林雨翔闻到这个,觉得此味只应地狱有,人间难得几回尝。突然一个喷嚏卡在喉咙里欲打不出,只好抛下相见恨晚的食品和Susan,侧过身去专心酝酿这个喷嚏。偏偏吸入的粉不多不少,恰是刚够生成一个喷嚏而不够打出这个喷嚏的量,可见中庸不是什么好东西。雨翔屏住气息微张嘴巴,颈往后伸舌往前吐,用影视圈的话说这叫“摆pose”,企图诱出这个喷嚏。然而世事无常,方才要打喷嚏的感觉突然全部消失,那喷嚏被惋惜地扼杀在襁褓之中。

  Susan说:“林雨翔,怎么一直不说话?今天不高兴?”

  “哦,很高兴。”

  一车人在狭小的空间里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直到天边稍许透出一点微亮,车里才宁静了一些。林雨翔隐隐看到远方还笼在雾气里的山,十分兴奋,睡意全无。忽然又看见一座秃山,想这个时代连山也聪明绝顶了,不愧是在人性化的发展中迈出了一大步。于是他想让Susan一起观山。往旁边一看,见Susan好像睡着了,睫毛微颤,手也很自然地垂在扶手之下,距林雨翔的手仅一步之遥。男人看见这种场面不起邪念的就不是男人,况且那手就如人面人心一样动人,资深和尚见了也会马上跳入俗尘,何况林雨翔。握吧,不敢;不握吧,不甘。思想的斗争丝毫不影响行动的自主,林雨翔的手此刻大有地方政府的风范,不顾中央三令五申,就是不住向前。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车戛然停下。导游叫道:“前面是个免费的厕所,三星级的,要上厕所的同学下车!”

  Susan醒来揉揉眼睛,说:“到了?”

  林雨翔大叹一口气,两只沁出汗的手搓在一起,愤然说:“到了。”

  “到南京了?”Susan问。

  “不,到厕所了。”

  “不是说去南京吗?”Susan一脸不解。

  林雨翔发现聪慧的女孩子犯起傻来比愚昧的女孩子聪起慧来可爱多了。

  Susan忽然醒悟过来,吐一下舌头,说:“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很笨?”

  “有一点点。”

  “下去吗?”Susan问。

  “下去走走吧。”

  “我不了,外面很冷。”

  林雨翔刚才还以为Susan邀请一起去厕所,不料到头一场空。但话已出口,就算没事也要下去受冻。车里已经去了一大半人,留下的人很容易让人怀疑内分泌系统有问题或是就地解决了。

  车下的一大片空地不知是从何而来,雾气重重里方向都辨不清楚,几辆车的导游沉寂了好多时候,见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亢奋不已,普度众生去厕所。昏昏沉沉里看见前面一条长队,知道那里是女厕所。这种情况很好理解,假使只有一个便池,十个男人可以一起用,而两个女人就不行。厕所边上有一家二十四小时服务的小店,里面东西的价钱都沾了厕所的光,通通鸡犬升天。林雨翔想买一瓶牛奶,一看标价十二元,而身边只有十块钱,痛苦不堪。最后决定抛下面子去和服务员杀价。林母杀价有方,十二块的牛奶按她的理论要从一块二角杀起。然而林雨翔不精于此道,丝毫不能把价给杀了,连伤也伤不了。

  “叔叔,十块钱怎么样?”

  林雨翔以为这一刀算是狠的,按理不会成功,所以留了一些箴言佳句准备盘旋,不想服务员一口答应。林雨翔后悔已晚,抱着一瓶牛奶回车上,顿觉车子里春暖花开。

  此时天又微亮一些。林雨翔往下一看,停了一辆县教委的林肯车,不禁大为吃惊,想这类神仙竟也要上厕所。再仔细往里一看,后排两个神仙正在仰头大睡。林肯果然是无论做人做车都四平八稳的。电视台已经开始日出而作了,镜头对着女厕所大门。林雨翔仿佛已经听到了几天后如此的报道:“学生们有秩序地排队进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好久车子才启动。

  路上只觉得四周开始渐渐光明。教育局的车子好像畏惧光明,不知跑什么地方去了。两边的远山绿水比钢筋水泥有味道多了,可惜这山与爱国没有联系。林雨翔突然想如果能和Susan携手在山上,那--不由转过头看Susan,Susan淡淡一笑,扭头看窗外。

  ……

  第二天清晨,林雨翔睁开眼看天花板。昨天爱国的内容可以忽略不计,记忆止于到南京后与Susan分别那里。这次出游只在记忆里留下了一个好老师,一首叫《青春无悔》的歌,一个快要握到手的遗憾,一个像设在冥界的厕所,几座青山,几条绿水,几间农舍,最直接的便是几只板鸭。

  过一会儿林雨翔接到一个电话,他“喂”了半天,那头只有游息缕缕。

  “喂,是林雨翔吗?我是--”

  林雨翔一听到这个声音,心像掉在按摩器上,狂跳不止。Susan约他一小时后大桥上见。林雨翔喜从天降,连连答应。接下来的时间里林雨翔像花木兰回到老家,梳妆打扮不停。计算妥了时间以后要了一辆三轮车过去。车夫年事已高,和三轮车一起算怕是已到期颐之年。他上桥有点困难,骑一米退三米。林雨翔怕这样下去,不多久就可以回老家了,忙说算了,下车给了钱后往桥上跑。看着天高地阔,心情也开朗明媚,想Susan应该是约自己去郊游谈心。他正琢磨着怎样才能将心迹袒露得像高手杀人后留下的痕迹般不让Susan察觉,突然一惊,看见Susan已经站在桥上,微风吹过,头发微扬。

  “昨天睡得好吗?”Susan问。

  “好--好!”林雨翔不敢正视,默着一江冬水向东流。

  Susan没说什么,从地上捧起一叠书,调皮道:“哎哟,好重啊--”

  林雨翔要过去帮忙,Susan把书往他手里一交,说:“好了,这些都是我做过的习题--别笑我,应试教育嘛,没有办法,只好做题目了。记住哦,对考试很管用的,有的题目上我加了五角星,这些题目呢,要重视哦。为了进个好一点的学校,只好这样子了,做得像个傻瓜一样,你不会笑我吧?那--我走了,再见--”

  说完拦了一辆三轮车,挥挥手道别。

  林雨翔痴痴地站在原地,想还谈心呢,从头到尾他一共说了一个“好”字。低头看看手里一叠辅导书,惊喜地发现上面有一封信,激动得恨不得马上书扔河里信留下。

  你好。前几封信我都没回,对不起。别跟教育过不去,不然最后亏的是你。这些书可以帮你提高一点分数。你是个很聪明的男孩子,相信你一定会考取市重点的。愿我们在那里重逢。

  林雨翔看过信大为吃惊,自己并没和教育过不去,只是不喜欢而已。他只属于孟德斯鸠式的人物,不喜欢教育,但思想觉悟还没到推翻现行教育体制的高度。因为一旦到这个高度他马上会被教育体制推翻。

  雨翔拿着信想,愿望是美好的,希望是没有的。林雨翔现在正繁华着,并不想落尽繁华去读书。他不知道许多时候“繁华落尽”就仿佛脱衣舞女的“衣服落尽”,反能给人一种更美的境界。

  9

  四个月后。

  中考前一天。

  林雨翔还在背《出师表》,这类古文的特点就是背了前面的忘了后面的,背了后面的忘了前面的,背了中间的前后全部忘光。雨翔记得饭前他已可倒背如流,饭后竟连第一句话都记不得了。林母听刚才雨翔强记奏效,直夸奖她的补品效果好,现在又忘记,便怪雨翔天资太笨。雨翔已经有些心乱,明日就要中考,前几天准备充分的竟忘剩无几。无奈之中,雨翔只好将要背的内容排好队,用出古罗马人对待战俘的“十一抽杀律”,每逢排到十的就不背,减轻一点负担。林母为雨翔心急,端来一杯水和两粒药,那水像是忘川水,一杯下肚,雨翔连《出师表》是谁写的都不记得了。

  林母要让雨翔镇定心境,拨了个心理咨询的声讯电话。那头一位老者过分轻敌,陷入被动,反让雨翔问得前言不搭后语。雨翔问怎样才能稳定考前情绪,老者洋洋洒洒发挥半天,身旁“沙沙”的翻书声不绝地从听筒里传出。最后老者更健忘,点题道:“所以,最主要的是让心境平和。”林母待雨翔挂电话后急着问:“懂了吗?”

  “不懂。”

  “你又不好好听,人家专家的话你都不听。”

  “可他没说什么。”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韩寒作品集
《ONE·一个》文章合集独唱团第一辑就这么漂来漂去一座城池七喜像少年啦飞驰独唱团零下一度可爱的洪水猛兽我所理解的生活三重门一个1:很高兴见到你长安乱他的国毒2(选读)青春光荣日独唱团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