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org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韩寒五年文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5章 三重门(15)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韩寒五年文集》 作者:韩寒

第15章 三重门(15)

  “喂--不要这么说,我金某不是那种人,朋友尽一点力嘛。赵志良说你们儿子喜欢踢球,那么应该体能还好,就开一个一千五百米县运动会四分四十一秒吧,这样够上三级运动员,一般特招可以了。以后雨翔去了,碰上比赛尽力跑,跑不动装脚扭伤,不装也罢,反正没人来查。学习要跟紧。”金博焕边写边说,然后大章一盖,说:“赵志良大概在联系市南三中几个负责招生的,到时你们该出手时就出手,活络一下,应该十拿九稳。”

  林母一听天下那么多富于爱心的人在帮助,感动得要跪下来。

  到家后林母寻思先要请金博焕吃饭。赵志良打电话告之,市南三中里一个校长已经松口答应,要近日里把体育成绩证明和准考证号带过去。林母忍不住喜悦,把要让他进市南三中的事实告诉雨翔,雨翔一听这名称汗毛都竖起来。Susan的第一志愿是市南三中,此次上苍可怜,得以成全。雨翔激动地跑出去自己为自己祝贺。晚上罗天诚又来电,劈头就是恭喜。雨翔强压住兴奋,道:“我考那么差,恭喜什么?”

  “你不知道?消息太封闭了,你那个Susan也离市重点差三分,她竟会进县重点!你们两个真是有缘,爱情的力量还能让人变笨。”

  雨翔一听这几句话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他又想起罗天诚也对Susan动过念头,也许不能用“动过”这种过去完成时,兴许还“动着”,听他的语气不像有普度众生的大彻大悟,便说:“你骗谁?她考不取市重点谁考得取?”

  那头一句“不信算了”便挂了。这样看似被动放弃的话反能给对方主动的震撼,越这么说那边越想不算,不信不行。雨翔打个电话给沈溪儿要她探明情况,沈溪儿考进了另一所市重点,心里的高兴无处发泄,很乐意帮雨翔。雨翔说想探明Susan的分数,沈溪儿叫了起来,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雨翔以为全世界就他一个人不知道了,急着追问。沈溪儿道:“你也太不关心她了,不告诉你!”

  雨翔无暇跟这个心情特别好的人纠缠,几次逼问,结果都未遂。雨翔就像狗啃骨头,一处不行换个地方再加力:“你快说,否则--”这话雨翔说得每个字都硬到可以挨泰森好几拳,以杀敌之士气。“否则”以后的内容则是历代兵法里的“攻心为上”--故意不说结果,让听者可以遐想“否则”怎样,比如杀人焚尸五马分尸之类,对方心理防线一破,必不打自招。但对于极度高兴之人,就算顿时一家人死光剩他一个,也未必能抹杀其兴致。雨翔的恫吓被沈溪儿一阵笑驱赶得烟消云散。雨翔尽管百计迭出,但战无不败。照理说狗啃骨头用尽了一切姿势后还是啃不动,就将弃之而去。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别说骨头了。

  雨翔换一种语气,黯然道:“我一直想知道她的成绩,可,我一直在等她的电话。我没等到,我真的很急,请你告诉我。”

  沈溪儿被雨翔的深情感染,道出实情:“Susan她差三分上市重点,她怎么会考成这个样子的,好意外啊。你安慰安慰她,也许你们还要做校友呢。”

  得知真情后,雨翔面如土色,忙跑到父母房里道:“爸,妈,我上县重点吧。”

  “瞎说!市重点教育到底好,我们都联系好了,你不是挺高兴吗?这次怎么了?压力大了,怕跟不上了?”

  “嗯。”

  “总之你去读,一进市南三中,就等于半只脚踏进大学门槛里了!”

  “可……”

  “别‘可’,我们为你奔波,你要懂得体谅!”

  “但……”

  “你别‘但’,你要尊重父母!”

  结果很快就下来了,雨翔的抵抗无效如螳臂当车。名言说“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但他的手未必照他意愿,天知道他掌握命运的那只手被谁掌握着。

  请吃饭,送礼,终于有了尾声。雨翔以长跑体育特招生的身份,交了三万,收到了市南三中的录取通知书。那录取通知书好比一个怀了孕的未婚女人,迫使雨翔屈服了下来。雨翔没有点滴的兴奋,倒是林母惟恐天下不知,四处打电话通知。然后接到训练任务,说八月中旬要去夏训。四分之三个暑假安然无事,没Susan的电话,只有睡了吃吃了睡以及外人不绝于耳的赞扬。

  10

  转眼四十四天过去。这四十四天雨翔竭力不去想那些阴差阳错颠倒过来的事。临赴校训练前一天,家里百废俱兴,给雨翔张罗收拾,又要弄出壮士一去的豪迈,请了许多人吃送别饭。席间,雨翔想起沈溪儿曾说过Susan将来一定会去考也一定会考取清华,一腔激情又被燃起来,想既然君子报仇,十年都不晚,那君子相见,三年又算得了什么。于是站起来表态道:

  “我一定要考取……”

  话出一半,被微有醉意的林母打断,说:“考取什么大学现在不要胡说,好好读高中三年……”

  正在豪情万丈时有人唱反调是很能给人打击的事情,尤其是话未说完被人掐断,像是关云长被砍头般。当年关公被斩,“身”居当阳,“首”埋洛阳,身首两地,痛苦异常。雨翔的话也是如此,被砍了不算,还被搅得支离破碎,凌云壮志刹那间消失无踪。

  林母做了一会儿刽子手,借着醉意揭露内幕,众人“嘘嘘”作声。酒席散后,林母操劳疲惫,马上入睡。雨翔站在阳台上看星星,想明天就要去市南三中,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一家早起。学校要求一点钟之前去报到,林父一早忙着托人叫车,林母则在检阅还缺什么,床上净是大箱小包。林母心细,生怕有突发情况,每样东西都有一个备份,牙刷牙膏毛巾无不如此,都像娱乐场所里的官们,是成双成对出现的。点一遍不放心,再点一遍,直到确定这几大包东西可以保证雨翔基本的日常生活。

  漫漫高中求学路就要从此开始。

  东西陆陆续续搬进了车。天空开始飘落细雨,不料这细雨范围极小,不能跨区县,到了市南三中,依旧艳阳高照。市南三中的校门威武雄伟,一派复古风格,远看仿佛去了圆顶的泰姬·玛哈尔陵,只是门口一道遥控门破坏了古典之美,感觉上像是古人腰里别个呼机。进了门口即是一条宽路,两旁树木茂密,一个转弯后便是胡适楼。市南三中的建筑都是以历代文人的名字命名的。胡适楼是行政大楼,总共五层,会议室最多,接下去是教师办公室和厕所。报到后通知是先领东西布置寝室,然后三点开个会,五点训练。布置寝室所需的东西林母均随车携带着,不想市南三中不允许用私人东西,统一要去钟书楼领。钟书楼乃是图书楼,市南三中的介绍上说有藏书十几万册,但为十万册书专门造个大楼以显学校气魄未免削足适履了点。钟书楼也是一派古味,庞大无比,十万册书分许多馆藏着,往往一本书上册在第二借书室,下册跑到了第九借书室,不能重逢。钟书楼是新建的,所以许多书放在走道上无家可归,像二战时困在法国敦克尔克的士兵,回撤之日遥不可待。

  体育生的临时领取生活物品处设在钟书楼第四层的阅览室里。钟书楼最高不过四层,最令雨翔不懂的是学校何苦去让人把东西先搬上四层楼只为过两天再把东西搬下来。看守这些东西的是一个老太,口里也在抱怨学校的负责人笨,把东西搬在四楼。雨翔寻思这也许是聪明人过分聪明反而变笨的缘故。

  老太发齐了东西,忙着对下一个抱怨,这种设身处地替人着想的抱怨引发了别人的不满,都一起怪学校。体育生已经陆陆续续赶到,放水进来的人看来不少。一个短裤穿在身上空空荡荡的瘦弱少男口称是铅球特招,雨翔谅他扔铅球扔得再远也超不了他的身高,心里的罪恶感不禁越缩越小。

  市南三中校园面积是郊县高中最大的。钟书楼出来后须怀抱席子毯子步行一大段路到寝室。林父林母一开始随大流走,走半天领头的体育生家长并不是赶去寝室,而是走到开来的“奥迪”车旁,东西往后一塞,调头直驱寝室。一路人都骂上当,跟着车跑。寝室在校园的角落里,三年前盖起来的,所以还是八成新。男女寝室隔了一扇铁门,以示男女有别。

  雨翔被暂时分在二号楼的三层。每层楼面四间,每大间里分两小间,各享四个厕所。和雨翔暂住一间的是跳高组的,个个手细脚长如蚊子,都忙着收拾床铺。一屋子父母忙到最后发现寝室里没插座,带来的电风扇没了动力提供,替孩子叫苦不已。雨翔睡在上铺,他爬上去适应一下,觉得视野开阔,一览众山小,只是翻身不便,上面一动下面就地动山摇,真要睡时只好像个死人。

  学校规定父母三点前离校。大限将到,林父塞给雨翔三百块钱作十五天的生活费。父母走光后,一寝室体育生顿时无话可谈,各自没事找事。

  雨翔走出寝室楼,去熟悉校园。校内有一道横贯东西的大道,两旁也是绿树成阴。距寝室最近的是实验楼,掩在一片绿色里。实验楼旁有一个小潭和一个大花园,景物与其他花园并无二致,但只因它在一个高中校园里而显得极不寻常。这花园占了许多面积,权当为早恋者提供活动场所。而据介绍上说,这花园还将向外扩张,可以见得早恋者之多。“人不能光靠爱活下去”,不错,爱乃是抽象的东西,要活就要吃,又有吃又有爱日子才会精彩。花园旁是一个食堂,三个大字依稀可辨--“雨果堂”,下面三个字该是这个书法家的签名,可惜这三个字互相缠绕如蛔虫打结,雨翔实在无法辨认。雨翔想这个名字起得好,把维克多·雨果别解为一种食品,极有创意,照这个思路想下去,在雨果堂里买巴金卡斯米,再要一份炒菲尔丁和奥斯汀,外加一只白斩热罗姆斯基和烤高尔基,对了,还要烤一只司空曙、一条努埃曼,已经十分丰富了,消化不了,吃几粒彭托庇丹。想着想着,自己被自己逗乐,对着军火库造型的雨果堂开怀大笑。

  突然雨翔身后有脚步声,雨翔急收住笑。一只手搭在他肩上,雨翔侧头见那只手血管青凸可数,猜到是室友的,顺势转身扳开那只手道:“你们去哪里?”

  “开会。”

  雨翔猛记起三点要开会,谢过三人提醒后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胡军。”

  “宋世平。”

  “余雄。”

  雨翔一听这三个阳刚之名,吓得自己的名字不敢报。会议室门口已满是体育生,粗粗一算,至少有四十个,雨翔叹市南三中真是财源广进。这些体育生一半是假--瘦如铅丝的是扔铅球的,矮如板凳的是跳高的,肥如南瓜的是长跑的;还有脸比豆腐白的说练了三年室外体育,人小得像粒感冒通的说是篮球队中锋,眼镜片厚得像南极冰层的说是跳远的--怕他到时连沙坑也找不到。雨翔挤在当中反倒更像个体育生。

  此时有一人赶到会议室,他刚想说话,大约又思之不妥,因为自己不便介绍:我是你们的副校长,只好去拖一个值班老师来阐明他的身份。

  这人是学校副校长兼政教处主任,自己早前吩咐说在第一会议室开体育生动员大会,结果到时自己忘掉第几会议室,不好意思问人,把胡适楼里八间会议室都跑了一遍,而且偏偏用了降序,找到时已经大汗淋漓,直从额边淌下来。近四十度的天气他穿一件长袖衬衫,打了领带,经此一奔波,衣服全湿湿地贴在肉上,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他不住地拎衣服,以求降温。第一会议室有两只柜式的三匹空调,但所放出的冷气与四五十个人身上的热气一比,简直相形见绌。冷空气比热空气重,所以副校长不可能从头凉到脚,只能从脚凉到头。

  他擦把汗说:

  “同学们好!辛苦了!我姓钱,啊。同学们都知道,我们市南三中是一所古校名校。这几年,为了推动上海市的体育事业,为上海的体育事业输送后备力量,所以,急需一批有文化有素质的运动员。当然,在座的不一定都是有级别的运动员,但是,我们可以训练,我们可以卧薪尝胆,苦练之下出成绩。何况市南三中的体育老师都很有训练经验,能帮助同学们提高。同学们也很辛苦,为了提高自己的运动成绩,都主动放弃暑假的休息时间,啊--”

  钱校长顿了一下,由于天热,说得太快,后面一句没来得及跟上来。

  这一顿,台下面都在窃声议论。胡军坐在雨翔边上,掩住嘴巴白钱校长一眼,用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骂:“放屁,什么主动放弃,明明是被动放弃!”雨翔只见他动嘴不听见出声,本想问,一看他满面凶相,话也哽在喉咙里。

  钱校长把领带放松些,继续说:

  “同学们放弃了休息时间,我代表学校感谢大家!但同学们,我们进市南三中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这里的同学们都是从大批学生中挑选出来的,既有体育成绩,啊,学习成绩也不差,哈,这样,学习体育两不误,为将来考取好的大学奠定良好的基础。

  “可是,我们往往有许多体育生,因为不严格要求自己,放松了,以为进了市南三中就是进了大学。市南三中只是给你们创造了机会,而真正的成功与否全掌握在你们自己手里。我们已经处分过许多体育生,同学们,自重啊!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全市许多好学生共同学习的机会!”

  下面一片寂静,不是听得仔细,而是全部灵魂出窍在神游大地,直到第一个灵魂归窍者带头鼓掌,震醒了众人,大家才象征性地鼓了掌,让钱校长有台阶下去。

  第二个讲话的是体育组教研组长刘知章,这人不善言谈,上场后呆头呆脑直冲台下笑:

  “我说些实际的话,成绩要靠训练,过会儿五点钟训练,每天早上六点也要训练,早晚各一次训练,其他时间自己安排,晚上九点前要回寝室,回寝室点名,早点睡,不要闹,注意身体,不要乱跑,好了,就这些话,五点钟集合。”

  这几句话众人每句用心听,漏掉一句上下文就连不起来。站在一旁的钱校长心里略有不快,稍息式站着,十只手指插在一起垂于腹下。不快来自于刘知章的卷首语,照他说的推理,自己说的岂不是不实际的话?钱校长坚信自己的话都是实际的话,只是长了点。就仿佛布雷内斯山脉两侧的巴斯克族人,虽然不爱说谎,却喜欢说废话,废话不是不实际的话。钱校长推理半天,艰难借得外国民族圆了说法,为自己的博识强记折服,心里为自己高兴。他想学生想不了那么深远,脸上表情一时难摆,不知要笑还是不笑,弄不好还让学生以为学校内部闹矛盾,故大步奔向刘知章与他寒暄,借形体动作来省略表情。

  散会后,雨翔随胡军他们回寝室换衣服训练。一想到要训练,雨翔不由为自己的前途担忧,但心下还是自我宽慰道:“雨翔别怕,十个里有五个是假,你一定能跑过他们!”这番自我暗示作用极大,雨翔刹那间感到自己天下无敌。

  胡军是跳远的,先走了一步。余雄和宋世平约雨翔一起走,雨翔问两人到底是不是跳远队的。余雄大笑,一拍雨翔的肩,拍得雨翔一抖,宋世平见余雄在笑,无暇说话,替余雄说:“我们两个是长跑队的。”

  雨翔惊异两个人腿与身体的比例早已超过青蛙,不去跳高真是可惜,这种腿去长跑,怕跑一圈不用迈几步,兴许余雄一步要抵雨翔三步。这样一来,雨翔又要退后两名,真是人不可腿相。

  操场上已聚了一些人。刘知章等在操场上,给体育生指明教练。雨翔的长跑队教练就是刘知章。刘知章第一天的第一堂课就是原地跳五百次。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韩寒作品集
韩寒五年文集独唱团第一辑毒2(选读)《ONE·一个》文章合集就这么漂来漂去一座城池长安乱光荣日青春三重门一个1:很高兴见到你七喜可爱的洪水猛兽我所理解的生活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他的国通稿2003那么红独唱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