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oshuotxt.org
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韩寒五年文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6章 三重门(26)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韩寒五年文集》 作者:韩寒

第26章 三重门(26)

  我真的很后悔来市南三中。这里太压抑了,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但我一直以为我有你,那就够了。我至今没有--是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你,我也不知道你追求的是什么。我没有给你写过信,因为我想保留这份记忆、这种感觉。我有心事只对我自己说,我以为你会听见。现在似乎我已经多余了,还是最后写一封信,说清楚了也好,我已经不遗憾了,因为有过。我祝你,或者说是你们快乐。好聚好散吧,最后对你说--

  雨翔的手已经颤得写不下去了,眼前模糊一片,静坐着发呆,然后提起笔,把最后一句画掉,擦干眼泪复看一遍--毕竟这么严肃悲观的信里有错别字是一件很令人尴尬的事。雨翔看着又被刺痛了伤心--失恋的人的伤心大多不是因为恋人的离开,而是因为自己对自己处境的同情和怜悯--雨翔只感到自己可怜。

  信寄出后,雨翔觉得世界茫然一片,心麻木得停止了跳动。

  那天周五,校园里的人回去了一大半,老天仿佛没看见他的伤心,竟然没有施雨为两人真正的分手增几分诗意,以后回首起来又少掉一个佳句“分手总是在雨天”,晴天分手也是一大遗憾。傍晚,凉风四起,像是老天下雨前的热身--应该是冷身,可只见风起云涌,不见掉下来点实质性的东西。

  雨翔毫无饿意,呆坐在教室里看秋色。突然想到一句话,“这世上,别人永远不会真正疼爱你,自己疼爱自己才是真的”,想想有道理,不能亏待了自己,纵然别人亏待你。雨翔支撑着桌子站起来,人像老了十岁,两颊的泪痕明显可见,风干了惹得人脸上难受。雨翔擦净后,拖着步子去雨果堂,一路上没有表情,真希望全校学生都看见他的悲伤。

  雨果堂里没几个人,食堂的服务员也觉得功德圆满,正欲收工,见雨翔鬼似的慢走过来,看得牙肉发痒,催道:“喂,你吃饭吗?快点!半死不活的。”

  雨果堂里已经没几样好菜了。人类发展至今越来越像远古食肉动物。

  雨翔天性懦弱,不及市南三中里这么多食肉动物的凶猛,这么长时间了没吃到过几块肉,久而久之,机能退化,对肉失去了兴趣,做了一个爱吃青菜的好孩子。好孩子随便要了一些菜,呆滞地吃饭。

  失恋的人特别喜欢往人烟罕至的角落里钻。雨翔躲在一个角落里吃饭,却不得已看见了钱荣和姚书琴正一起用餐,眼红得想一口饭把自己噎死算了--但今天情况似乎不对,以往他俩吃饭总是互视着,仿佛对方是菜,然后再就一口饭;而今天却都闷声不响扒着饭。管他呢,兴许是小两口闹矛盾。

  雨翔的心痛又翻涌上来。

  高中住宿生的周五很难熬,晚上几个小时无边的空白,除了看书外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洗衣服。林雨翔对这些事毫无兴趣,倦得直想睡觉。

  余雄来找他,问:“你不舒服?”

  雨翔的失意终于有一个人解读出来了,心里宽慰一些,说:“没什么。”

  余雄一眼把林雨翔的心看透,说:“结束了?”

  雨翔没心理准备,吓了一跳,默默点头。

  余雄拍拍他的肩说:“想开一点,过两天就没事了,红颜祸水。我以前在体校时--她叫小妍,后来还不是……”

  雨翔有了个将痛比痛的机会,正要诉苦,余雄却说:“你一个人看看书吧,我先走了。”

  林雨翔的记忆直追那个夏夜,余雄在三轮摩托里含糊不清地叫的原来是这个名字,真是--不过一想到自己,觉得更惨,又是一阵搅心的悲伤。

  钱荣也垂头丧气进来,见了林雨翔也不计恩怨了,道:“我和那个姓姚的吹了!”

  雨翔一惊,想今天是不是丘比特发疯了,或者说是丘比特终于变正常了。雨翔有些可怜钱荣,但想必自己的痛苦比较深一些,潜意识里有些蔑视钱荣的痛苦,说:“很正常嘛,怎么吹的?”本想后面加一句“你为什么不带你的记者团去采访一下她”,临说时善心大发,怕把钱荣刺激得自杀,便算了。

  “我差点被姓姚的给骗了!”钱荣一脸怒气,姚书琴的名字都鄙视地不想说,一句话骂遍姚姓人。

  “为什么?”

  “那姓姚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给雨翔看。雨翔苦笑说:“你写的干吗让我看?”

  钱荣两眼怒视那纸,说:“当然不是我写的,是我在她笔袋里找到的。”

  雨翔接过纸一看,惊叹市南三中里人才辈出。给姚书琴写信的那人是个当今少有的全才,他通伦理学,像什么“我深信不疑的爱在这个年代又复燃了在苏联灭绝的‘杯水主义’”;他通莎士比亚戏剧,像什么“我们爱的命运像比亚笔下的丹麦王子哈姆雷特的命运”,莎翁最可怜,被称呼得像他的情人;他通西方史学,像什么“在生活中,你是我的老师,也许位置倒了,但,亚伯拉德与爱绿绮思之爱会降临的”;他通苏东坡的词,像什么“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他还通英文,用英语作绕口令一首,什么“Miss,kiss,every changes since the setwo words”,又感叹说“All good things come to an end”;他甚至还厉害到把道德哲学、文学、美学、史学、英语、日文撮合在一起,像秦始皇吞并六国,吐纳出来这么一句:“最美的爱是什么?It ell myself,是科罗连柯的火光,是冬天的温暖,更是战时社会主义时a piece of パン(日语:面包)。”

  雨翔“哇”了一声,说这人写的情书和大学教授写的散文一样。

  钱荣夺过纸揉成一团扔了,说:“这小子不懂装懂,故意卖弄。”

  “那--这只是别人写给姚书琴的,高中里这类卑鄙的人很多--”雨翔故意把“卑鄙”两字加重音,仿佛在几十里外的仇人也被这两字鞭到一记,心里积郁舒散大半。

  钱荣道:“这样一来,也没多大意思,What's done cannot be undone,事情都摆定了。木已成舟,不如分手,truth!”他直夸自己的话是真理,幸亏他爸的职权法力还略缺一点,否则说不定这话会变成法律。

  雨翔问:“她提出的?”

  钱荣急忙说:“当然是我甩掉她的。”今日之爱情与从前的爱情最大的不同就是命短,然而麻雀虽小五内俱全,今日爱情命虽短,但所需之步骤无一欠缺;其次一个不同便是分手,从前人怕当负心人,纵然爱情鸟飞掉了也不愿开口,而现代人都争当负心人,以便夸口时当主动甩人的英雄,免得说起来是不幸被动被甩。

  雨翔暗自羡慕钱荣,而他自己则是被迫的,心余力绌的,多少有被欺哄的感觉。

  钱荣问:“去消遣一下,泡网吧,怎么样?”

  雨翔深知钱荣这人到结账时定会说没带钱,让别人又先垫着,而且钱荣这人比美国政府还会赖债,就推辞说:“现在市里管得很严。”

  “哪里,做做样子罢了,谁去管?”

  雨翔想也是,现在为官的除吃饱喝足外,还要广泛社交,万忙中哪有一空来自断财路,这类闲暇小事要他们管也太辛苦他们了。

  “不了,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这个谎撒得大失水准。

  “算了,我去吧。”

  钱荣走后整间寝室又重归寂静,静得受不了。雨翔决定出校园走走。天已经暗下,外面的风开始挟带凛冽,刺得雨翔逼心地凉。市南三中那条大路漫漫永无止境,一路雨翔像是踏在回忆上,每走一步就思绪如潮。

  风渐渐更张狂了,夜也更暗了。校园里凄清得让人不想发出声音。钟书楼里的书尚没整理完毕,至今不能开放--据说市南三中要开校园网,书名要全输在电脑里,工作人员输五笔极慢,打一个字电脑都可以更新好几代,等到输完开放时,怕是电脑都发展得可以飞了。学校唯一可以提供学生周末栖身的地方都关着,阴曹地府似的,当然不会有人留下--那些恋人们除外,阴曹地府的环境最适合他们,因为一对一对的校园恋人仿佛鬼怪小说里的中世纪吸血鬼,喜欢往黑暗里跑。雨翔正逢失恋日,没心思去当他的吸血鬼伯爵,更没兴趣去当钟馗,只是默默地垂头走着。

  走出校门口周身一亮,置于灯火之中。里面的校园似乎和外边的世界隔了一个年代。这条街上店不多,但灯多车多,显得有些热闹。雨翔坐在路灯下面,听车子呼啸而过,怅然若失。

  三三两两的学生开始往电脑房跑。可怜那些电脑,为避风声,竟要向妓女学习,昼伏夜出。市南三中旁,光明目张胆的电脑房就有五家,外加上“学习中心”、“网络天地”,不计其数。纠察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当年中国死板教育的牺牲品,只去封那些标了“电脑游戏厅”的地方。仿佛看见毛泽东,知道他是主席,看到毛润之就不认识了,更何况看到毛石山了。雨翔注视着那些身边掠过的学生,对他们的快乐羡慕死了。

  夜开始由浅及深。深秋的夜性子最急,像是要去买甲A球票,总是要提早个把钟头守候着。海关上那只大钟“当当”不停,声音散在夜空里,更加空幻。橘黄的灯光映着街景,雨翔心里浮起一种异乡的冷清。

  一个携着大包学生模样的人在雨翔面前停住,问:“同学,耳机、随身听、钱包要不?”

  雨翔本想赶人,抬头看见那人疲倦的脸色,缓兵道:“什么样的?我看看。”

  那人受宠若惊,拿出一只随身听,两眼逼视它,说:“这是正宗的索尼,马来西亚产的,很好啊!”

  “我试试。”

  那人见雨翔有买的欲望,忙哆嗦着装好电池,拣半天挑出一副五官端正的耳机,对准孔插了两次,都歪在外面,手法比中国男足的脚法还臭。第三次好不容易插进了,放进一盘带子,为防这机器出现考前紧张症,自己先听一下,确定有声音后,才把耳塞给雨翔戴上。

  雨翔听见里面的歌词,又勾起伤心。那声音实在太破,加上机器一破,双破临门,许多词都听不明白,只有断断续续听懂些什么“我看见……的灯火,在远方,一刹那消失在天空……通往你的桥都没有……雨打醒的脸,看不到熟悉的画面……陌生的……陌生的人陌生的面孔……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天空……找不到一个熟悉的角落让我的心停泊……远方的你灿烂的灯火……何时能燃烧在我的天空”(滚石唱片公司,张洪量《情定日落桥》)。

  那人心疼电,说:“怎样,清楚吧?”

  “可以。”

  那人便关掉随身听,问:“要吗?”

  “多少钱?”

  “一百六十元。”

  雨翔惊诧地复述一遍。那人误解,当是太贵,然后好像害怕被路灯听见,俯下身轻轻说:“这是走私货,这个价已经很便宜了,你如果要我就再稍微便宜一些。”

  雨翔本来丝毫没有要买的意思,经那人一说,心蠢蠢欲动,随口说:“一百五。”

  那人佯装思虑好久,最后痛苦得像要割掉一块肉,说:“一百五--就一百五。”

  雨翔已经没有了退路,掏钱买下,花去一个半礼拜生活费。那人谢了多句,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这时雨翔才开始细细端详那个机器,它像是从波黑逃来的,身上都是划伤擦伤--外表难看也就算了,中国人最注重看的是内在美,可惜那机器的内在并不美,放一段就走音,后来那机器仿佛通了人性,自己也觉得声音太难听,害羞得不肯出声了。

  雨翔叹了一口气,想一百五十块就这么去了,失恋的心痛变为破财的心疼。过一会儿,两者同时病发,雨翔懊恼得愁绪纠结心慌意乱。

  这么靠在路灯边。街上人开始稀少了,雨翔也开始觉得天地有些空。

  18

  这世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耐冷得像杨万里笔下的放闸老兵,可以“一丝不挂下冰滩”;林雨翔离这种境界只差一点点了,竟可以挂了几丝在街上睡一个晚上。雨翔是在凌晨两三点被冻醒的,腰酸背痛,醒来就想这是哪里,想到时吓一跳,忙看手表,又吓一跳。两跳以后,酸痛全消,只是重复一句话:“完了,完了!”他当学校要把他作逃夜处理,头脑发涨,身上的冷气全被逼散。

  学校是肯定回不去了。林雨翔漫无目的地瞎走。整个城市都在酣眠里。他觉得昨天就像一个梦,或者真是一个梦,回想起来,那一天似乎特别特别长,也许是因为那一天在雨翔心上刻下了几道抹不去的伤痕。当初拼死拼活要进市南三中,进去却惨遭人抛弃,人在他乡,心却不在,雨翔觉得自己像枚棋子,纵有再大抱负,进退都由不得自己。

  雨翔的那一觉仿佛已经睡破红尘,睡得豁然开通--这种红尘爱啊,开始总是真的,后来会慢慢变成假的,那些装饰用的诺言,只是随口哼哼打发寂寞的歌(意引自孟庭苇《真的还是假的》)。

  雨翔看到了这一点后,爱情观翻天覆地。以前他想Susan,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剧中人去想;现在爱情退步了,思想却进步了,想Susan时把自己当成局外人,而且还是一个开明的局外人--好比上帝看人类。他决定从今以后拒绝红颜拒绝红娘拒绝红豆--雨翔认为这是一种超脱,恨不得再开一个教派。

  这样,他便想,Susan现在应该睡着了吧,也许在做梦,梦里应该有那位理科天才吧,反正一切与他何干?

  然而有一种事与林雨翔有天大的关系--今天--是昨晚他千真万确逃夜了,虽然是无意逃夜,但事态还是很严重,弄不好会被学校处分。

  边走边唱,边唱边想,竟到了一条铁路旁,路灯在这里消失,气氛有些阴森吓人。那条铁路中间一段在光明里,两头延伸处都扎进了黑暗,四周就是荒野,天色墨黑,身心缥缈。

  静坐着,天终于有一些变灰。两三辆运货的卡车把夜的宁静割碎,驶过后,周边的夜都围挤着,把方才撕碎的那一块补上--顿时,雨翔又落入寂静。

  过了几十分钟,那片变灰的天透出一些亮意,那些亮意仿佛是吝啬人掏的钱,一点一点,忽隐忽现。

  卡车多了一些,远远地,两道刺眼的光。夜的深处鸣起一声火车汽笛,然后是“隆隆”的巨响。雨翔自小爱看火车开过,再一节一节数车厢,想象它要往哪儿去;那声音填充着雨翔的期待。不知等了多久,火车依然没到,“隆隆”声却似乎就在身边。不知又等了多久,终于瞥见一束光,亮得刺眼。庞大的车身风一样地从雨翔身边擦过,没留意到它有多少节,只听到它拖着一声长长的“呜--”,就这么不停留地走了。

  雨翔的注意力全倾注在火车上,缓过神发现天又亮了一点,但也许是个阴天,亮也亮得混混沌沌。路上出现了第一个行人,雨翔欣喜得像鲁滨逊发现孤岛上的“星期五”,恨不能扑上去庆祝。他觉得看见人的感觉极好,难怪取经路上那些深山里的妖怪看到人这么激动。

  天再亮了一截,身边也热闹了,大多是给家人买早点的老人,步履蹒跚,由于年久操劳,身子弯得像只虾。雨翔看见他们走如弓的样子,奇怪自己心里已经没了同情。天已经尽其所能地亮了,可还是阴沉沉的。雨翔怀疑要下雨,刚怀疑完毕,天就证明他是对的。一滴雨落在雨翔鼻尖上,雨翔轻轻一擦,说:“哎,小雨。”雨滴听了很不服气,立即呼朋引友,顿时雨似倾盆。

  林雨翔躲避不及,陷在雨里。路人有先见之明,忙撑起伞。然而最有先见之明的是林父,他早在十七年前就料定他儿子要淋场大雨,恐人不知,把猜想灌输在名字里。林雨翔有淋雨的福分却没有在雨中飞翔的功能。他在雨里乱跑,眼前模糊一片,好不容易有一个来不及躲雨的车夫,同命相怜,让雨翔上了车。

  淋透了雨的人突然没有雨淋也是一种折磨,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贴着肉,还不如在雨里爽快。雨翔身上湿得非同寻常,连内裤也在劫难逃。

  雨翔对车夫说:“市南三中。”

  车夫道:“哟,跑很远啊,你跑这里干什么?”

  雨翔想自己这种微妙的流浪精神是车夫所无法体会的,闭口不说话。

  车夫往前骑着,不住地抹甩着脸上的雨。林雨翔在车里锻炼自己的意志,为被痛斩一刀做准备。

wwW.xiaOshuo txt.net{T}{xt}{小}{说}{天}{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韩寒作品集
《ONE·一个》文章合集杂的文七喜三重门零下一度长安乱就这么漂来漂去青春独唱团第一辑像少年啦飞驰我所理解的生活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一个1:很高兴见到你独唱团第二期毒2(选读)通稿2003一座城池独唱团